2018年11月22日 宋彬恩 0Comment

悄悄 的原帖: (写于11/13/2001 11:30:42 am) 。 。悄悄 的原帖: (写于11/13/2001 11:30:42 am)

在当妈妈前,我最烦的就是看到一些小朋友被大人托到人前,口齿不清没有韵味地狂背唐诗宋词,有的小朋友甚至发明了多少多少首连背,一口气下来大家根本不知道她都说了些什么,然后大家发出各种感叹与惊呼我以为这是从根子上在亵渎我们民族的文化精华,而且发誓如果我有孩子一定不要让他成为这样的一个录音机。

当了妈妈后,在大约虎娃2个月的时候,一次他哭闹不止,我在所有会背的儿歌背诵和音乐播放无效后(我那时会背的儿歌当然绝对没有唐诗多),偶然开始背诵唐诗,当然我是有韵味和停顿的,他莫名其妙地停止了哭闹开始聆听。我一停下来他就哭,我一开始背他就安静听。我想是诗歌的韵律、节奏让他感兴趣。于是以后每当发生这种情况时就辅以唐诗(或宋词,以唐诗为主,爸爸有时会背一些骈文,或千字文之类的东西给他听),依我们所知的声律知识严格按照韵律、节奏背给他听。稍大后,在带他出去玩时,或与他一起欣赏美术作品或电视节目时,有时会根据其地其时背相应的唐诗给他听。一般说“宝宝你看,两个黄鹂鸣翠柳……”但不做进一步的解释。(因为当时开始阅读大量的儿童心理学书籍,上面有不少专家鼓吹背唐诗的好处,而且强调不要解释内容孩子不懂。我认为孩子对简单的解释能理解,但因为我们成人往往会把很诗意的语言与场面解释成无限复杂的思维定式,影响孩子的感受能力,所以我避免用过多的语言解释,只是将诗歌的情境和现时的场景联系一下而已。还有一个就是用唐诗做了些奥尔夫游戏,这我当时是本能地做的,并不知道这就是奥尔夫音乐教育的一种方式,比如在孩子身上打着点儿背唐诗,抱着孩子做唐诗戏剧表演(就是编有节奏地背边做夸张动作)等,后来学习了有关理论知识才知道,运用本民族的文学精华进行音乐教育是奥尔夫教育理论的观点之一。

就这样慢慢和儿子“玩”唐诗,没有刻意去教他背。一直没有放弃说儿歌,也没有严格的唐诗和儿歌区分,往往说个儿歌说个唐诗。到了学说话阶段,我是用儿歌、儿童歌曲来做学说话的工具的。具体的方法就不说了,也是读儿歌,接字什么的,但从来没有刻意让他接唐诗里的字。倒是孩子自发地开始接唐诗的字。就是某次当我们又开始玩唐诗游戏时,他抢在成人前面说出最后一个字。当然大家高兴了,表扬他了。

到了1岁7、8个月,他突然对唐诗兴趣开始大爆发。原来他常常拿儿歌书来背,喜欢拿着书到大人跟前,一页一页让大人读,过不了几天就全会背了。这时他完全摒弃了儿歌书,拿来一本唐诗(因为开始给他读唐诗,成人发现原来会背的唐诗有很多记得不准确,就买了一本儿童唐诗一百首成人读),让成人读给他听,他有时会看书上的画,但更多是他专心地听。这时由于我早已上班,家里由我母亲带他,姥姥教他唐诗的时候是比较传统和正规的那种,一天一首或几天几首,连着读几遍,让他接字,从接一个字到两个字,三个字,最后到全句和全诗的背诵。开始大约两三天能背一首全诗,到后来就是一天就能背一首了。但我们有一个原则,从来不让他在人前表演(当时他还没有表演的欲望)。而且姥姥教诗有一个特色,就是笔墨纸砚全上:姥姥喜爱国画,正在上老年大学,练书法和国画。所以虎娃背一首诗,姥姥就简单给他画个场景的国画,(虽然画技极拙劣),还要书法一番(姥姥专门准备了虎娃唐诗录,娘儿俩每背一首就用毛笔正楷竖版写下并注明背诵日期,虎娃最喜欢的背诵活动之一)。也就是在背诗时进行的是多感官刺激教学。(转下文)